4月3日,雷军头条号下的几条留言引发关注。
有人在小米董事长雷军的头条号下留言称“放弃自己的员工,就地解散河南团队,怎么想的?”,“昨天还在为你的事业奋斗的兄弟姐妹们,今天领到的就是一纸辞退书,考虑过这么多人的感受么?”
随后有消息报道称,小米于3月30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该团队40多名员工中,大约80%的员工遭到辞退,其中包括部分刚刚递交转正申请的员工。
不过,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是有部分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但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据小米方面统计,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
河南营销团队23名员工被辞
据报道,2018年3月29号晚上5点多,有多名小米河南员工收到一条来自小米部门主管的工作通知,要求他们于3月30日赶到郑州办事处开会,会议主题是“月度会议和人才盘点”。30号赶到郑州后,他们被分别叫进办公室,签署了一份“离职协议”,协议给他们每个人提出了赔偿金额。
“我们29号晚上收到通知开会,30号上午去开会就被辞退了,中间没有任何消息。”一名被辞退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据多名被辞员工向媒体介绍,他们于2017年10月前后,与小米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约,双方的合约将会终止于2020年。但2018年3月30号,这40余名员工中的30多位,突然就接到了小米的辞退信。根据一名被辞员工的说法,剩下的十几名员工,将放在第二批次被辞退,目前辞退消息还未到。
对此,小米方面向《证券日报》记者回复称,这是很正常的工作梳理流程。“我们去年对河南市场进行深耕,所以在河南划分了网格主管来进行正常的经营作业,而且经过我们考核部分员工通过了试用期转正了,他们给我们河南团队注入了新鲜血液,我们十分欢迎他们加入小米这个大家庭。但是很遗憾也有部分不符合我们要求的员工,未达到转正的要求,我们感谢他们的付出并给出了补偿。”
此外,小米方面还强调,经过核实得知,此次总共有46人参与考核,通过考核的人数为23人,没有通过考核的人数也为23人,并没有报道中说的80%。
小米还否认了河南团队解散,“目前,我们的河南团队不仅没有解散,而且相比去年之前队伍更庞大,我们在河南的市场渗透也比去年之前更深更广。我们始终欢迎有识之士加入小米,目前小米的业务拓展十分迅速,我们还需要大量优秀的人才。”小米在给《证券日报》记者的回复中称。
大会战时大量招人开店
尽管小米宣称被辞人员系考核未达到转正要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小米此番风波缘起,要倒带回2017年7月份开始的“河南大会战”。
去年8月底,雷军到河南各地走访,引发了颇多关注。
雷军此次走访,还宣布了小米已经开启了河南大会战。雷军此前表示,小米要做的是新零售,因为电商只占商品零售总额的10%,到今天为止90%的人买东西还是在线下买。
有分析指出,小米提出的新零售模式,从根本上采用了OPPO、vivo的线下体系,和OV类似,现阶段小米线下体系的建设分为五个层级,分别是小米之家旗舰店、小米之家、小米之家专卖店、县级授权店和小米小店。其中小米之家旗舰店已经在深圳万象城开始试营业,小米之家专卖店是以共建联营的形式由小米来输出管理,县级授权店是合作伙伴建设运营小米之家的形式,小米小店则是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让米粉和用户加入其中,用于覆盖县乡市场以实现产品和口碑传播。
在小米的规划中,每一个县都会设立小米之家,而在每一个乡镇将开设小米小店。目前以河南为试点,划分为150个网格,每一个乡镇都要开设小米小店。
2017年9月份,小米在河南成立了一个线下代理团队,试图通过网格化管理销售经营。被辞员工称,小米分三批招募了40多名员工,招聘活动一直持续到10月底结束。“当初是河南大会战,所有人听到消息都争相加入了小米团队,半年转正期,结果转正前就被辞掉了。”
“由于大会战当时大量招人开店,我听到的情况是现在网格主管这一层级有裁员,我们是市区一级,没受影响,他们是面向县乡客户。”有小米在河南地区的核心客户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线下渠道是场硬仗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认为,这是小米线下渠道改革在经过半年实践后,觉得层级设置不太合理,需要调整优化。“毕竟小米做线下渠道,很多事情都要改革,还要尝试创新。作为试点,所有事情都是从河南先开始。”
据了解,河南的小米小店现在已经达到了1万多家。
“小米在河南快速布局线下渠道的时候设立了网格主管、城市经理的服务体系,但布局结束后,目前看,从网格主管到城市经理再往上面的信息反馈有效性变差了。为了信息反馈得及时,客户服务的提升,就将整个体系清减了,变得更加有效率。实际上就是将网格主管这个层面取消,现在就用城市经理这个层面直接服务客户。”有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如果最终小米河南地区全部取消网格主管,说明现实情况与当初设想有差距。
线下市场对从线上转线下的小米来说是场硬仗,新零售更是助力其IPO的时髦概念,可以说,这是一场小米只能胜不能败的硬仗。对于其竞争对手OPPO和vivo铁板一块的线下渠道,目前还没有看到小米能撬动的迹象。
有分析指出,目前看来,无论是出货量主要是低端红米手机的手机产品线还是小米生态链中的其它产品,单台利润都不足够支撑起线下渠道的巨大投入,因此小米的新零售,缺少了最根本的高利润的硬件产品来支撑,由此看来,小米的新零售还有一段路要走。

4月7日下午,刘强东出现在湘潭县易俗河镇高桥村,其此行目的是来湘潭寻祖。2018年年初,刘强东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了寻祖公告,希望找到自己的家族族谱。
刘强东称,其太爷爷出生在湖南湘潭,祖父曾居湘潭梅林桥高桥村,家族是“湘潭刘氏钟灵堂”。可因历史久远,根据回忆能够提供的线索有限,目前还在寻找中。“天下刘家永远都是一家人,如果各位刘氏宗亲不嫌弃的话,我希望就能落在这里了。”刘强东说。
在刘强东的寻祖视频中,界面新闻记者看到了另外两位湖南籍企业家的身影:58集团董事长姚劲波,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姚劲波是湖南益阳人,王填是湖南湘潭人。
这意味着,今年年初,腾讯、京东联合投资商超连锁企业步步高商业后,刘强东和王填在个人关系上不仅是战略投资者,还加上了老乡。
步步高商业连锁是从湘潭走出去的商超连锁企业,1995年底,步步高商业第一家量贩店在湘潭市解放路营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超市连锁门店覆盖湖南长沙、湘潭、株洲、岳阳、益阳、醴陵、等地县级城市。
作为湘潭市的子民,刘强东也带来了他的见面礼,京东计划未来在湘潭投资一百亿元。
京东与湘潭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显示,将在湘潭打造商贸物流基地,在湘潭各区县建立城乡末端配送网络。通过建设前置中转仓储等方式,与本地商家对接,还将推动“干线-支线-末端”三级航空物流体系布局。
此外,京东同湘潭市人民政府还将共建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基地,推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进一步在湘潭落地发展。
湖南是中部地区的电商大省,根据湖南省商务厅数据,2016年,全省电商企业超8000家,电子商务交易额6076.6亿元,同比增长40.81%。其中B2B交易额4971亿元,B2C交易额529.6亿元,C2C交易额576.0亿元。
长沙、株洲、湘潭、衡阳等11个地级市的电商交易额超过了100亿元。其中,长株潭地区领先优势明显,电商交易额占全省的八成,长沙以3762.3亿元,占全省61.91%。
近期京东与湖南互动频频,2017年9月,京东投资35亿元,在湖南长沙建设亚洲1号物流仓储基地,主要建设仓储营业中心、电商区域结算中心、分拨中心等项目。2017年12月,京东、苏宁、国美、唯品会等企业共同入驻长沙电商产业园。
京东与湖南越走越近或许在于双方对电商业务上的需求互补。近年来湖南省主推互联网+外贸的发展模式,在省内设立了42家园区外贸综合服务中心,期望将湖南打造成中西部跨境电商产业集聚中心。截至2017年末,湖南对接92个国家及地区,累计对外实际投资额105.58亿美元。
2017年3月,湖南省政府向国务院提交“设立中国自由贸易区”的建议,还将建设金霞保税物流中心、长沙高新区、黄花综保区等为主要载体的跨境电商项目。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湖南省在2016年全国省级行政区域跨境电商发展指数中排名第十一位,在中部地区省份中排名第一。
从湖南省商务部公布的2017年资料来看,2017年外贸增长37.3%,增幅居全国第四、全省完成加工贸易进出口700.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3%,增速居中部地区第一名。
同湖南省外贸业务高速增长相比,跨境电商企业也面对相应痛点。长沙市电子商务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跨境电商企业受到信息流、金融流、物流服务链不畅等因素制约。
这些是京东作为平台型企业的力所能及之处。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日前接见刘强东时表示:“湖南的‘一带一部’区位优势显现,长株潭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活力迸发,为包括移动互联网在内的新经济、新业态、新产业在湘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希望京东集团在电子商务、现代物流、智能制造等领域进一步加大在湘投资力度。”
而京东也自有打算,在国内电商用户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京东开始积极拓展海外业务。2017年6月,京东上线“京东售全球”正式上线,主打概念是希望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都可在京东商城主站购买商品。
刘强东称,京东将推进京东湖南亚洲一号、云计算大数据基地、无人车和配送机器人等项目建设,推动更多湖南产品走向全国、全球。

据台湾媒体北京时间4月11日报道,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公司今天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营收报告。报告显示,鸿海第一季度合并营收为新台币1.03万亿元(约合352.7亿美元),同比增长5.22%,创下史上第一季度营收新高。
市场分析师认为,鸿海营收的增长归因于通信设备和计算设备的需求旺盛。分析师称,这两种产品的强劲需求抵消了苹果公司iPhoneX需求低于预期的不利影响。为了纪念iPhone问世10周年,苹果在去年9月发布了iPhoneX。
鸿海据信是iPhoneX的独家组装商,40%的营收来自苹果订单。尽管iPhoneX的全球需求弱于预期,但是与其一同发布的iPhone8Plus依旧销售强劲,因此鸿海第一季度的营收增长势头得到提振。iPhone8Plus也由鸿海组装。
今年3月份,鸿海合并营收为新台币3491.5亿元,环比增长25.68%,同比增长2.18%,这源于3月份工作日的增加。今年2月恰逢中国农历新年,鸿海放假6天。鸿海称,计算设备是上月营收增长的最大推动力,其次是通信产品和消费电子设备。
分析师称,今年第二季度,鸿海营收预计将环比出现个位数百分比下滑,因为消费者往往会推迟他们的购买计划,等待国际品牌在第三季度发布新产品。不过,等到第三季度的销售旺季到来时,鸿海的营收增长预计将会提速。
截至今天收盘,鸿海股价上涨0.34%至新台币87.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