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据中国驻俄罗斯联邦经商参处官方网站11日刊登消息称,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投资部总经理萨哈罗夫表示,该公司正在研究中方关
–>

摘要: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8月12日讯,国家能源局周二宣布,中核集团近日与沙特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城签署了关于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

摘要:【环球网报道
记者郑一真】中国商务部网站11日援引俄24小时新闻频道报道称,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投资部总经理萨哈罗夫表示,该
–>

  据中国驻俄罗斯联邦经商参处官方网站11日刊登消息称,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投资部总经理萨哈罗夫表示,该公司正在研究中方关于拟在哈尔滨建设两台核电机组的提议,并计划于近期派专家组赴华进行实地考察。(更多独家财经新闻,请加微信号cbn-yicai)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8月12日讯,国家能源局周二宣布,中核集团近日与沙特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城签署了关于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并就下一阶段中沙两国核能合作达成一致意见。

图片 1

文章引述俄24小时新闻频道8月7日的报道称,萨哈罗夫称,俄在内陆腹地建设核电站方面经验丰富,愿与中方分享成功经验并加强该领域合作。

双方一致同意成立技术设计、小堆、燃料循环、工程建设和人才培训等5个工作组,指定总协调人和各工作组召集人,深入推进有关合作,并于明年在沙特召开中沙核能合作联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环球军事报道】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11日报道,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投资部总经理根纳季·萨哈罗夫近日表示,该公司正在研究中方关于拟在哈尔滨建设两台机组的新核电站的提议。《环球时报》记者12日就此向多个有关部门和地方上的有关机构咨询,它们都表示对这一事情毫不知情,而且信息源几乎都是俄罗斯媒体的报道。而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在12日晚《环球时报》记者截稿前尚未回复本报记者的邮件咨询。

对于该报道内容,未曾听到有关说法。”中国工程院一位院士、熟悉中俄核电情况的著名核电专家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继中央在核电方面表态之后,今年核电方面的国际国内进展消息不断出现。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11日报道,萨哈罗夫表示,公司计划于近期派代表赴中国进行实地考察。他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有在内陆地区开始建造核电站的计划,因为这些地区非常需要电力。而俄罗斯在内陆腹地建设核电站经验丰富,愿意与中国伙伴分享成功经验,并加强该领域合作。”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能源需求国,而目前中国大部分核电站位于沿海地带。

有关核电的消息最近误传不断。比如,有美国当地媒体最近报道称,美国西屋公司在华已有的两个核电项目基础上,再斩获26座内陆核电站建设合同。

6月,中国与意大利签署备忘录,中核集团副总经理邱建刚与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弗朗西斯科·斯塔拉奇分别代表双方企业签署文件。

有知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中国多个部门表示对此并不知情,这种情况表明,要帮哈尔滨建设核电站,应该是俄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单方面的意愿,并没有与中方的主管部门进行认真洽谈。俄电力与安全中心主任安东·赫洛普科夫表示,中国是最大和最有前景的核技术市场。俄罗斯是核电站的出口巨头,除在建造核电站领域进行合作外,两国还正在考虑具有前景的快速反应堆和漂浮核电站方面的合作。

但事实证明这是错的。因为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只有发展沿海核电的打算。按照中国目前关于核电的计划,即便是到了“十三五”期间,也不可能上马这么多的内陆核电项目。

7月,中国与阿根廷正式签署《中国-阿根廷合作在阿建设重水堆核电站的政府间协议》,中核集团、中国工商银行和阿根廷核电公司签署了该项目的企业间协议。

中国科学院战略问题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城雄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俄罗斯单方面爆出这样的消息可能是因为他们想参与中国的核能项目。目前在中国的能源领域,煤炭占了八九成,核能这种相对清洁能源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周城雄认为,中俄能源方面的合作很多,俄罗斯参与中国核能建设也是有可能的,选择与俄罗斯合作成本相对低一些,不过在技术上和安全性上,俄罗斯不如法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目前中国的核能技术比俄罗斯要差一些。俄罗斯有很多独立建设的经验,而中国还没有。

另有中国核电企业内部人士向本报表示,关于西屋公司上述消息的报道是失实的。

7月,加拿大建筑工程巨头SNC-Lavalin(TSX∶SNC)与中核集团签订备忘,将在发电、采矿冶金和核相关环保工程等方面进行合作,双方还将在罗马尼亚建立两座核反应堆。

2014年5月,俄罗斯与中国曾签署共同声明,宣布两国进入全面战略合作关系新阶段,且双方有意在原子能利用领域展开优先合作。随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与中国原子能机构就合作建设核电站事宜签署谅解备忘录。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联邦原子能机构总裁谢尔盖·基里延科也表示,俄中两国正在就在中国腹地建造核电站发电机组问题举行谈判。莫斯科工程物理学院教授尼古拉·库泽列夫表示,俄中两国在核电领域的合作是长期和成功的。俄罗斯为中国建设首座田湾核电站,这是两国在核电领域成功合作的典范。

内陆核电在中国最近争议甚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最近撰文和数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建设内陆核电是危险的。她称,无论从安全性、清洁性还是经济性上来说,核电都不应该是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的战略选择,更不应该冒巨大风险发展根本不适于中国国情的内陆核电。

能源局也在7月9日宣布,已与18家课题责任单位签订了核电重大专项2014年立项课题任务合同书及预算书,最终确立课题18项,标志着课题的组织实施工作正式启动。
 

俄新网11日称,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份访华期间签署的文件中,有一个是《全面核电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还对与俄罗斯在建设漂浮核电站方面进行合作感兴趣。这种核电站是一种建造成本低廉,并可为距电网遥远居民区提供生态安全电力和供暖的可靠方式。漂浮核电站运营时间较长,而且建造成本较低,连同沿岸基础设施,每座核电站的投入约为6亿美元。

但核电专家们则表示,和其他拥有多座内陆核电站的国家一样,中国是可以建设内陆核电的。他们表示,和沿海核电一样,内陆核电并不危险。

周城雄认为,从政治上来说,核能的民用技术在国与国之间没有什么敏感的。“核能技术早就是商业行为了,不是什么封锁保密的事情。”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的大亚湾核电站就是从法国引进的技术,一直比较稳定可靠。法国在欧洲也是核能比重最高的国家之一,后来我们还选择过从其他国家引进。因此,中俄合作既有先例,也有前景。
 

而根据本报梳理发现,中国目前已经有十几个省份部署了内陆核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