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7月,A股上市公司半年报陆续披露中。截至7月上半月,上市钢企中已有不少发布了2014年上半年度业绩预告,且从目前看来报喜企业居多。业内指出,尽管国内钢铁行业看似有反弹意愿,但实际境况依然复杂,钢价低迷态势较难改变,钢企经营仍面临困难。  多家上市钢企业绩改善  在A股上市公司中,包括华凌钢铁、首钢股份、河北钢铁、攀钢钒铁以及凌钢股份等知名钢企都已经发布了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仅凌钢股份公告预亏。  华凌钢铁在其7月14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中显示,2014年上半年度预计业绩扭亏为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达到1000-300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38,347.42万元。  华凌钢铁表示,降低成本、提高资源利用率、调整产品结构都提振了公司上半年度的业绩。  同样扭亏的还有首钢股份。其业绩预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在0-1000万元,而上年同期则为亏损26894万元。  首钢股份表示,业绩变动主要是因总公司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将其注入资产纳入了业绩所致。  河北钢铁预期其上半年业绩增长。2014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约为32,000万元-34,000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18%-344%。公司同样表示盈利能力好转是采取了控制成本与提高效率的措施。  攀钢钒铁则发布了业绩不确定性预告,但同时也初步预计去除旗下两家分公司之外,2014年上半年利润可达5亿元左右。  五家上市钢企中仅凌钢股份公告称半年度业绩恐见亏损,预计净利润为-26,976万元。凌钢股份把这一原因归结为钢市形势严峻、钢价持续下跌。  基本面不佳
钢企前路仍艰难  然而,尽管目前发布业绩预告的上市钢企盈多亏少,但这还是不能改变目前国内钢市低迷不振的事实,也似乎难以令业内对后市重振信心。  事实上,就在今年6月份,普钢综合平均价格指数创下了2006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点,主要钢材品种螺纹钢和热轧的价格同比依然处于下跌态势中,且上半年累计分别下跌达每吨365元与每吨74元。  此外,全国前5个月的粗钢日产量已经达到了226.83万吨。在钢价屡创新低的同时,钢产量却无明显下降,这更不利于钢市的回暖。  业内人士表示,一、二季度的钢铁行业看似有反弹的意愿,但在巨额债务、巨量产能、艰巨改革等等因素压制下料仍将使其易跌难涨,从而令钢企经营受困。仅仅依靠缩减成本、提高效率,并不足以在本质上实现全行业的扭亏。  分析师则在其报告中预期,整个2014年,我国钢铁行业总体依然将处于深度调整时期。

年内480亿元的巨额投资如何筹集,未来煤化工市场的回报是否可期?  对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以下简称“陕煤化”)的新任董事长杨照乾而言,面对行业与公司当前的困境,其执掌下的这家地方龙头国企,准备如何纾困?  梳理杨照乾对陕煤化的治理思路,主要体现在缩减部分低质矿井、煤化工(煤制烯烃及煤炭分质利用)、运煤专线(蒙华铁路)、钢铁板块的产业重整、金融行业的深度介入几个方面。  杨照乾透露,陕煤化联合数方投资的蒙华铁路(国内最大规模的运煤专线)将于今年全面开工,2017年建成之后,陕北煤炭运到华中、华东的吨煤成本将下降50元。  而在煤炭下游延伸上,拥有煤制烯烃和煤炭分质利用两大领先技术的煤化工板块,按照杨照乾估算,将成为集团最重要的盈利增长点。与此同时,作为陕煤化亏损大户的钢铁板块,到2015年亦将基本结束“拖后腿”的局面。“预计吨钢成本今年将下降130元左右,保守估计将减亏10亿元。”杨照乾表示。  除此之外,陕煤化亦在构建全金融业态。杨照乾透露,陕煤化分别控股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期货公司,同步成立陕西首家企业财务公司,获得大宗商品第三方支付许可证,成立数家合伙投资基金。  缩减关中低质矿井  NBD:当前是陕煤化比较艰难的时期,您的压力来自哪些方面?  杨照乾:压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首先,前几年煤炭市场形势较好,集团跨越式发展,上马的大项目比较多,资产负债率也比较高;另一方面,结构调整是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老矿区(铜川矿务局、蒲白矿务局、澄合矿务局、韩城矿务局)人员多、负担重、煤炭品质不好,为了改善老矿区的生产经营局面,我们也采取了许多措施,但仍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  NBD:关中地区矿区的盈利性不好,对陕煤化的整体盈利水平影响较大,公司准备如何解决此类问题?  杨照乾:对于关中地区没有比较优势的低质煤矿,逐步缩减规模,减少关中地区煤矿亏损,以提高集团煤炭产业的整体收益水平。同时,对缩减规模矿井的人员成建制转移到彬长矿区和陕北矿区的新建矿井,既能消化关中老矿区的负担,也将为新矿区提供了成熟的生产技术团队。  另外,在盈利性的问题上,对煤炭产品的结构将进行调整。首先是提高原煤入洗率,将原煤入洗率提高15个百分点,增加效益10亿元。其次,把煤炭这一非标产品打造成标准化产品,针对不同的客户群体,对方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就提供什么产品。具体就是你的炉子吃什么产品最经济实惠,我们就给你提供什么产品。  NBD:陕煤化下属的陕钢集团,近两年亏损比较严重,对亏损的钢铁板块是如何考量的?  杨照乾:到今年底,钢铁板块产能间的填平补齐、综合料场、扎线回迁将全面完成,空分装置的气体使用价格也恢复到正常市场水平,预计吨钢成本今年将下降130元左右,保守估计钢铁板块今年将减亏10亿元。  预计2015年,陕钢集团就能缓过来。陕钢生产的1000万吨钢铁主要是普通建材,低端钢铁产品是分区位的,西安作为西北第一大城市能够辐射周边,这就是陕钢的优势。假如陕钢集团一吨钢铁有100元的利润,一年就是10亿元。  煤化工将是盈利增长点  NBD:陕煤化也是国内最大规模的运煤专线——蒙华铁路的股东,这条铁路的进展情况如何?  杨照乾:蒙华铁路是贯通南北的运煤大通道,从陕北、内蒙产煤区直接到华中、华东最缺煤的地区,它的直线距离为1100公里。陕煤化是蒙华铁路的大股东(之一),今年将全面开始动工,预计2017年修通。  NBD:对陕煤化而言,参与蒙华铁路的意义何在?蒙华铁路全线贯通后,运输成本能降低多少?  杨照乾:我们的煤炭从陕北到秦皇岛、日照或者青岛,大约有1200~1300公里,这条铁路是到海边最近的距离,(运输成本优势)谁也比不了。  我国过去有西煤东运大通道,但是没有以煤为主的南北大通道,蒙华铁路把陕北的煤炭直接运到华中,将大大提高陕煤化的竞争力,我们的吨煤成本大概节省50元。  NBD:这些年,陕煤化的煤化工做得比较久,这个领域进展情况怎么样?  杨照乾:在煤化工领域,我们主要专注于“煤制烯烃”和“煤炭分质利用”两个方面,这两个技术都是全国领先的。  首先,“煤制烯烃”技术是陕煤化和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联合开发,神华集团包头的项目使用的是第一代技术,去年生产了不到54.8万吨烯烃,盈利是15亿元(数据未向当事方核实),我们使用的第二代技术的回收率提高了10%。  今年在“煤制烯烃”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00亿元,主要是在陕西蒲城,年底将会建成投产。按照目前的价格形势估算,生产68万吨烯烃,利润最少在19亿~20亿元,算上市场波动也能在15亿元。  其次,“煤炭分质利用项目”。假定1万吨煤,按照榆林目前350元每吨的市价,可以卖350万元。而1万吨煤做分质利用,可以拿出1200吨的油,它的价格最少700万元,也就是说仅仅把煤炭中12%的油拿出来,它的价值就已经是全部煤炭的一倍多,剩下还有66%的优质煤炭(去除杂质)。这个技术是煤炭向下游延伸,国家最看好的技术路线之一,煤炭分质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就在陕煤化集团。  在煤炭分质利用项目上,榆林天元化工投产三年,现在已收回了成本。我们将来的目标是在榆林、内蒙、新疆地区加工1亿吨的煤,生产1200万吨的油。这是陕煤化的两大技术,(在煤化工方面)不想涉足太多的领域,就把这两大领域做足做精。  注入矿权降低负债率  NBD:我们粗略估算了一下,陕煤化2013年的总资产增长率为130%,资产负债率达到80%,降低资产负债率,这方面会有哪些动作呢?  杨照乾:我们已做了具体安排。首先是要坚持经济能力和扩张能力相匹配的原则,科学合理地收缩投资领域、降低投资总额,有效控制有息债务总量。其次,要优化资金结构。通过股权融资和增加中长期债务比重,用时间换空间,化解短期偿债带来的资金风险。再次,要通过财务适度偏紧的资金政策,倒逼管理水平提升、倒逼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调整。同时,通过政府注入优质煤炭矿权的方式,有效降低资产负债率。  NBD:年度几百亿元的投资,目前主要的融资方式是哪些?资金紧张的情形,预计会延续多长时间?  杨照乾:目前除了传统的银行,主要是债券,还有一些股权融资,甚至不排除利用现有的上市平台做一些增发的工作。对陕煤化集团而言,主要就是这两年需要资金,到了2016年,好的项目资金就开始回流了。  NBD:近几年,陕煤化在金融领域涉足亦比较多,“全金融”业态构建的怎么样?  杨照乾:陕煤化的金融板块已基本成型,我们参股了一家商业银行(持有长安银行20%股权,与延长石油并列第一大股东)、一家证券公司(开源证券)、一家信托公司(陕国投)、一家期货公司(长安期货),成立了陕西省第一家企业财务公司,还建立了陕西煤炭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并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授予的大宗商品第三方支付许可证……  截至目前,陕煤化集团已形成涵盖银行、证券、保险(幸福人寿)、期货、信托、基金等门类齐全的金融产业。我们正在依托这些金融工具,实现产融结合、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  NBD:对金融板块如何考量的?  杨照乾:金融是集团公司今后的重要板块,因为我国金融业的空间很大,国内金融发达程度和发展水平与国外相比还是相去甚远。我国的金融产品基本是定死的,企业只能从中选择,并非是为企业量身定做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另外,一个企业的实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自己的财富管理就是很大的市场,比如陕煤化今后积累到一定程度,完全能够支撑起金融机构,而且是很赚钱的。在金融板块,我们还会做一些东西,比如融资租赁,包括基金公司,我们也在考虑这么大的公司5年以后能够干什么,我们也希望通过基金的视野,来选择5年后、10年后干什么。  掌舵者杨照乾  接任陕煤化集团董事长后,杨照乾更加难有闲暇。  与其约访半月有余,几番商议,才最终敲定。按约定的时间,来到他的办公室,杨照乾仍在会客,“你们稍等一会儿,杨总马上就好。”负责对接的陕煤化人士,略有歉意。  片刻后,杨结束完上一轮会谈,简短寒暄后,开始步入正题。  杨没有坐他的大办公桌,而是选择了一张堆满资料和报纸的会议桌,侃侃而谈。  陕煤化人士称杨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会议桌与访客交流、听取下属汇报,主要是没有距离感,以至于办公桌反而闲置了。  采访中,杨喜欢双臂交叉放在桌子上,身体略微前倾,以便对方能够听清。  他的嗓音低沉温雅,谈吐不疾不徐,善用一些形象的比喻来描述专业词汇,说到数据时,他会有意停顿,等到我们完全记下后方才继续。  财务出身特有的严谨,杨照乾亦有着令人讶异的逻辑思维,无论是对于煤炭行业现状的分析,以及未来预判,抑或陕煤化自身的剖析,他都是条分缕析,逻辑严密,条理清晰。  谈及陕煤化“内外交困”的现状,杨照乾亦不避讳,无论是行业性艰难、负债率高企、盈利能力下降、融资压力较大、亏损大户陕钢集团的提问,其都一一回答。  杨很少抱怨外部环境,更多谈及他的治理思路,陕煤化如何应对,陕煤化的未来何在……  上市公司——陕煤股份的高管评价杨称,其做事严谨,执行力强,安排工作时,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列在纸条上,让下属对照逐一完成,未完成的工作他会重新写张纸条,让下属继续工作。

日前,河北省内跨度最大、工艺最先进的全封闭网架结构环保料场在邢台德龙钢铁公司建成投用,标志着德龙钢铁真正实现了料场原料全封闭式储存,是继上海宝钢、唐钢、邯钢之后,国内率先运用全封闭式料场的少数钢铁企业之一。  邢台德龙钢铁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还邢台青山绿水、走生态发展之路”的发展战略,将防治扬尘污染,解决无组织排放作为重中之重来抓。总投资10256万元的料场全封闭工程是邢台德龙钢铁2014年实施的14项环境治理重点项目之一,按照国内最先进的建筑规范施工,采用螺旋球节点筒壳网架结构,“顶透式”自然采光与LED节能照明相结合的模式,具有工艺先进、跨度大、覆盖面积大、无立柱架构以及节能环保的特点。已经建成投用的全封闭式焦炭料场工程投资最长跨度达180.5米,高42米,建筑面积2万余平方米,可以储存焦炭4万吨;正在紧张施工的二期全封闭式料场,主要用来储存烧结矿和铁精粉,建筑面积近3万平方米,最长跨度达到323米。项目全部建成后,总体建筑面积将达7.5万平方米,实现所有生产原料的全封闭式储存、全封闭式自动化皮带通廊运输,直接输送至生产车间,可有效阻止扬尘、减少物料损失、降低倒运费用、改善周边环境。  近3年来,德龙钢铁致力于环境综合整治,环保投资累计超过8亿元,取得了显著成效,连续获得了邢台市委市政府“大气污染综合整治工作模范集体”、“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工作先进集体”、“绿化造林先进集体”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