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离开魅族这段时间之后,有一些产品让我看到了,尤其是看到别人拿着这些产品,深深的迟疑,我发誓要改变。”回归魅族的黄章对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说,“如果一个产品没有佛性,我就绝不允许它出现。”
“改变”是黄章在2014年和2017年两次回归的关键词。不同的是,2014年的魅族面临的是从小而美向大众化的改变,而现在的魅族遭遇的是从过分大众化重回初心的改变。
魅族在2014宣布开启引入资本、扩大产品线的战略之后,2015年迅速将销量规模从440万台拉升至2000万台,不过疯狂的扩张也带来了超10亿元巨额亏损的副作用。2016年,魅族连续推出14款产品,年销量却只同比增加了200万台。
2017年2月,被视为魅族灵魂人物的黄章再次出山,而他开出的药方则是打造一款梦想机:魅族15/15Plus。
魅族近日提出的“惟精惟一”品牌理念与起初的侘寂之美相似,仍是一贯的佛性黄章风格。不过二次出山的黄章已不再是那个纯粹的偏执产品狂,魅族与魅蓝的双品牌战略既让自己有尝试高端、回归初心的机会,同时留了一手基本的销量底牌作为后路。
魅族在今年迎来了成立15周年的重大节点,黄章的梦想机也将在春季正式亮相,2018年的魅族能否在黄章的带领下迎来新生?

乐视网19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截止2017年9月30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据公告,乐视网称,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17日上午开市起停牌,停牌期间,公司披露了《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全文》、《2017年半年度报告》、《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公司业绩下滑较为明显。截止2017年9月30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乐视网表示,虽然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已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经营问题及困难,尽力减少公司业绩的亏损金额,但是受到目前面临的巨额关联应收款项、大股东违反借款承诺等历史遗留问题持续影响,经营陷入困顿。请投资者注意以下风险:
1、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的风险;2、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回收风险;3、贾跃亭先生、贾跃芳女士未履行借款承诺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的风险;4、公司现有债务到期导致公司现金流进一步紧张的风险;5、公司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6、公司部分业务业绩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风险;7、公司对外投资的风险;8、募集资金用途改变的风险;9、以子公司股权质押并对外担保的风险。
乐视网董事会制定了风险应对措施,具体如下:1、要求贾跃亭先生对其造成的上市公司关联债务负责;2、拓宽融资渠道,维系公司现金流并重新激活业务,将对非核心业务资产及严重亏损资产予以处置以回笼资金,专注于公司主业运营;3、积极恢复公司的主营业务。
同时,乐视网还公告,澄清关于《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为14.17亿元。上市公司一直持续推动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处理,以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问题,恢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上市公司将继续全力推动与贾跃亭先生及非上市体系关联方债务问题的实质解决。

2017年的成绩还未正式公布,华为已经宣告了它们2018年的销售目标:1022亿美元。
日前,华为在深圳召开了市场大会颁奖典礼。在会上,华为宣布,2018年的销售目标为1022亿美元,具体到各个业务线上,运营商业务将承担450亿美元的销售目标,消费者业务线为441亿美元,企业业务为106亿美元,其他业务为25亿美元。
折合到人民币,华为的2018年销售目标大约是6533亿元。
华为在2017年的销售成绩需要等到年报发布之后才会正式披露,不过公司轮值CEO胡厚崑已经在早前的2018年新年献词中表示,华为2017年的销售额大约为60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左右。
华为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当年的销售额为5216亿元人民币,约合751亿美元,同比增长32%。如果2017年的销售额以6000亿元人民币来计算的话,按照规划,它们在2018年的收入同比增长率大概在9%左右。而这一数字则意味着华为今年的收入增长率将连续两年出现下滑。
利润率下降是去年困扰华为的一个主要问题,年报数据显示,其2016年的净利润为371亿元人民币,相比于去年的369亿元人民币来说,仅增长了0.4%。
目前来看,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将会是华为未来在市场上遭遇较多阻力的两个主要方面。
从运营商业务来看,在5G正式落地之前,华为正处于一个业务调整期,折射在具体业务上,华为在这一块的收益并不乐观。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华为内部的单个运营商业务项目收益,大概只有前几年的20%左右,直到5G投入商用之前,这一现状难以改观。
至于消费者业务,则更多地受到了国内手机市场萎缩以及进入美国市场受困所影响。在2018年,华为可能会更加关注中国之外的手机市场。此前荣耀总裁赵明就曾发出号召,要求全体员工放眼全球,争取在未来三年内做到全球前五。
因此,企业业务和云服务业务也许会在往后的一两年中更多地承担起华为收入增长第三极的任务。胡厚崑在新年献词里曾表示,企业业务要确保在5年内成为公司顶梁柱。而在2017年,华为也做出调整,此前归属于产品和解决方案部的CloudBU升为一级部门,与产品和解决方案部门平级,并将获得自己的HR部门、战略发展部门和财经管理部门。
根据《财经》的报道,华为云业务的营收有望在2017年首次出现在华为财报之中。
与此同时,界面新闻记者也获得了一份华为2017年的利润分配决议。当中显示,华为2017年的经营奖金为65.31亿美元,战略奖金2.07亿美元,合计67.38亿美元。
在2017年,华为每股收益预计为人民币2.83元,其中每股分红为1.02元;期权计划年度收益为每单位2.83元,2018年的年度值为每单位7.85元。
在这份决议中,华为也提到,2019年和2020年,华为将延续利润40%左右进行分红,60%拆股的方式来分配。

危机再现

图片 1

魅族历年销量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