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关注科技新闻和民生新闻的网友一定都看到了一系列相关新闻,即东航、海航、川航相继放开了飞机上手机必须关机的限制,乘客搭乘民航时,在规定条件内可以使用手机了。这无疑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就此也产生了不少了疑问。
首先就是一直以来飞机上手机必须关机的规定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取消了?是国内的民航一夜之间都换飞机了,还是更新了设备了?否则为什么前一天不行,后一天就可以了呢?
说实话,这种疑问其实更多地表达的是一种反问,一种质疑的态度,即多年以来解释“飞机上手机必须关机”这个问题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的,认为国内民航业多年的规定纯属无稽之谈,拿乘客开涮。
这里我们认为,乘客觉得受到了欺骗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也要知道,人的认知是有一个转变的过程的,对新观点的接受也是需要时间的。国内民航业对“手机不会对飞机航行产生影响”这种观点接受的时间有点长罢了,况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思想一直是国内处理公共事务的惯性,所以才让这个规定多存在了这么多年。
那么,手机信号会对飞行产生影响这种认知到底从何而起呢?这事儿还得从美国说起。事实上,最早规定飞机上不允许使用手机的并不是联邦航空管理局,而是联邦通讯委员会。也就是说,不是民航业要求不让手机上飞机,而是通许也要求的。为什么呢?因为要保护地面通信基站。
由于飞机飞行的速度与跨度,手机在飞机上使用就难免会在各个基站之间频繁切换,一部手机有可能会连接到多个基站。而因为当时的基站设备没有如今这么先进,所以这种情况就会造成负担过重。如此一来,联邦通讯委员会干脆就禁止手机在飞机上使用了。
而这一规定也开始让联邦航空管理局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手机会产生电子信号,飞机的通信也靠的是电子信号,这之间会不会互相影响呢?由于当时并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明“手机信号不会对飞机通信造成影响”,考虑到飞行的安全,联邦航空管理局也开始要求禁止手机上飞机。
所以尽管后来通信技术发展,地面基站已经不再担心手机占用负载过高的问题,但联邦航空管理局仍然不允许在飞机上使用手机。
这套经验一直都在全世界被采纳,直到后来这套理论被证伪,美国和欧洲也都逐渐解禁,现在中国也慢慢接受了新的理论,开始逐步允许在飞机上使用手机。
那么,为什么是现在?其实按照国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指导思想,可以继续禁止在飞机上使用手机啊,为什么要现在解禁呢?其实还是因为手机的重要性在当今已经不同以往了,失去手机通信是一件非常影响当下工作和生活的事,已经无法不正视这个问题了。
尽管在飞机上依然只能使用处于“飞行模式”下的手机,但是却可以使用WiFi进行通信,不会耽误重要事情,这对乘客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来说说飞机上的WiFi。以当下国外航空公司的普遍经验,一般飞机上使用的WiFi是空地互联服务,但这项服务是需要收费的,因为设备成本就比较高,但在中国这种模式似乎比较难走的通。
目前看来,国内的航空公司可能会最终免费提供这项服务,但是会从其他地方收回成本,比如广告服务等等。这在商业领域上将会是一片新的蓝海,电商等互联网服务公司可能会在这中间找到新的商机。

当我们在谈论“中国创造”时,在谈论什么?自动化、信息化、互联网、工业4.0、高端制造、柔性生产……包括但绝不止这些。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MadeinChina”的商品在世界各地随处可见,中国品牌在西方市场悄然崛起,新的全球市场格局即将形成。然而“中国制造”与发达国家的制造业相比,还需一把叫“创造”的破冰器。
先有创新战略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为了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GMCC在“创造”上进行了系列大动作,最重要的是精耕细作“创新”这块良田。作为国内居一线的家电零部件制造商,GMCC每年投入上亿资金不断完善技术实验中心,现已完成海内外多个研发与测试中心的建设,并与清华大学、日本东芝株式会社等国内外高等大学、研究机构交流合作。另外,GMCC聚焦技术创新、产品质量、绿色发展等关键环节,积极参加国际展会及行业会议,不断强化其由“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的破局决心。
后有匠心研发
创造与研发密不可分,而其中匠心研发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人才和设备。
对于“人才作为中国创造的核心驱动力量”这句话,GMCC深以为然,以“人本”、“能本”两大人才理念,积极推进以高学历、高素质和专业化、梯队化为方向进行建设的人力资源可持续发展战略。
在研发队伍的建设中,GMCC设立国际化人才培养体系,专注于员工能力和知识的提升,并持续投入资源,大力引进高端、国际化人才,吸纳了硕士、博士等在压缩机专业领域的高尖端人才,成立专项技术系统研发小组,对行业技术难题进行攻关。
设备方面,GMCC持续投入巨资引进高精密测量设备仪器和实验室,拥有四百多万套通过国家实验室验证和UL认证且价值超过两亿元的高精密检测设备,量检具的检测精度均达到μ级,为压缩机建立了一套系统化的产品检验体系,能够对压缩机整机及关键零部件进行包括压缩机噪音性能、长期运行疲劳运行特性、寿命耐久度等检测。GMCC对研发单品进行科学、精确、高效、全面的精测,着力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创造好技术、好品质。
终有成果转化
技术的研发不是终点,只有当技术与产品结合起来,技术才得以实现创新的功效。正如前文提到,GMCC成立专项技术系统研发小组,深入市场调研,确保每一个技术亮点能够切实为产品在实际应用中带来能效改善。
GMCC充分发挥市场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决定性作用。在进入北美市场过程中,GMCC采用了因地制宜的研发思路,深度探寻了北方环境及市场需求,研发出具有低温中高效运行能力的北美双缸变频压缩机;在GMCC研发实验室中,研发人员严格执行内部技术指标要求,对产品进行累计2千小时的测试,而在中东产品的开发上,充分结合当地气候、环境、市场等综合因素,进行高达3千甚至6千个小时的试验评价,确保了出厂产品的高品质和高可靠性。
另外,GMCC还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在对自主研发的技术链上申请专利保护。为了实现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的提升,GMCC以市场和社会需求为导向,将科技成果及专利技术转化为产品,并实现产品标准化、模块化生产,规模化、国际化,最终形成企业科技产业的合力。
GMCC的科技创新实力历年来取得持续提升。随着GMCC产品远销全球各国家与地区,具有更高技术含量并带有GMCC印记的“中国创造”产品将走进更多国外用户的日常生活中,进一步波及世界市场,对中国乃至世界家电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2017年彩电业陷入低谷,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全球市场,整体表现堪忧。钉科技注意到,从中国市场看,不同的统计口径显示销量下滑大约在5%以上。而全球市场,出货量大约也下降了4%左右。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WitsView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品牌液晶电视出货量预计为2.1亿台,同比下降4.1%。
不过,钉科技注意到,虽然品牌厂商整体出货下滑,但ODM厂商出货却在大幅攀升。据群智咨询(Sigmaintell)研究显示,2017年全球前15家ODM电视厂商的出货达到8490万台,同比增长18.1%。
从数据看,中国ODM厂商实力强大。2017年,冠捷科技仍是全球最大的ODM电视供应商,出货量同比增长2.6%,达到1630万台;富士康收购夏普后,成功打通了供应链,2017年出货量增加72.8%至1460万台,跻身第二。
中国大陆的电视ODM厂商也收获颇丰,但前几名基本没有拉开太大的差距。其中,TCLSCBC的出货量830万台,同比增长24.3%;京东方出货量增长了12.5%,达到770万台;深圳MTC的出货量增长25.7%,达到650万台。
ODM厂商出货增长势头依然会延续到2018年。Sigmaintell预计,2018的ODM电视市场出货量将继续上涨到8850万台,比2017年增长4.2%。
为何品牌电视的出货总体下滑,ODM厂商却收获了更多的订单呢?钉科技分析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是代工模式十分成熟,规模制造有利于控制成本。电视产业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相对成熟,OEM、ODM模式也十分成熟,相关制造技术、能力全球无出其右。钉科技认为,电视品牌厂商扩大委托代工的比例,在产品质量上有基本保障,更重要的是由于ODM厂商是规模制造,能够极大降低成本,在市场整体萎靡的情况下,有利于品牌厂商在终端市场获得价格优势。
二是品牌厂商赢利模式趋向软硬一体,硬件薄利状态下不如提高代工比例。目前,国内头部品牌厂商的可运营用户数都突破了2000万,大屏互联网运营方面的能力不断提升,相关的收入也在不断攀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电视企业的利润水平。从目前看,硬件薄利是趋势,电视企业有望大幅提升长期运营的收入。钉科技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电视厂商或倾向于提高代工比例,将更多的资源和精力放到前沿性技术创新和内容运营上来。
中国是制造大国,制造能力已经强到没有对手。据钉科技了解,中国生产了全球60%的水泥,45%的钢铁,50%的玻璃,25%的汽车,40%的船舶,70%的智能手机,90%的笔记本电脑,80%的空调,65%的冰箱……
产经观察家、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认为,相比ODM能力的强大,我们更乐见更多中国家电品牌在全球市场占据优势地位,而不止于满足于做巨人背后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