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自媒体“发条橙子”爆料称,聚美优品旗下的无人货架项目“美点”已经开始地推。
1月21日,界面记者就此事咨询了聚美优品内部人士,对方表示虽不清楚细节,但聚美确实分出了一部分人在做无人货架,只是此刻还没有准备对外公开。
去年年底,聚美优品发布了该公司截止2017年6月30日的上半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聚美优品2017年上半年期内净营收约为32亿元,同比减少9.2%;订单总量约为3570万,同比减少了2.8%。
财报发布后,虽然数据略有下降,但聚美优品的股价仍持续上涨,三天涨幅近30%。由此可见,大家此前对聚美优品财报的预期可能是亏损。
2017年,聚美优品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与波折,包括高层离职、私有化失败等等,这一切也让这家公司的市值跌到了现在的5亿美元。
市场的看衰主要还是源于聚美优品本身的模式困境。垂直电商发展到聚美目前的体量已经几乎逼近天花板,流量增长也成为了聚美面对的最大难题。
尽管自身业务遇到困境,聚美在过去的一年并没有在垂直电商业务上做更多的突破,相反,陈欧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外部投资,这一点也曾被股东质疑是不务正业。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聚美优品共花费了9.067亿元用于外部投资。在这些投资中,除了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还有一部电视剧《温暖的弦》,而其旗下的空气净化器业务也单独分出一个小组,创立了一个独立品牌Reemake。
陈欧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投资街电是聚美优品布局线下消费场景和流量入口、获取线下业务团队和实战经验的重要手段,也是聚美优品提前布局新零售的重大战略举措。
由此可见,早在十几天前,陈欧就已经开始为无人货架项目做舆论准备。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现在并非进军无人货架的合适时机,行业正处于竞争的白热化,点位竞争激烈,聚美优品要想在此时弯道超车,需要比现在场上的玩家花费更多的“入场费”。此外,无人货架的商业模型目前还没有被任何一家证明成立,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
据界面记者了解,陈欧上一次大手笔投资的街电目前也仍然处于烧钱亏损状态。一个烧钱的共享充电宝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如果再加一个无人货架,不知道聚美优品现阶段的20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能不能撑得住。
这就像是一场豪赌,但陈欧表现的却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针对外界评价的“追风投机”,陈欧回答,“时代在变,聚美比时代变得更快,当所有人都意识到变化时,聚美的一切布局已经完成。那时人们或许会意识到,聚美不再是仅仅做化妆品的垂直电商,而是一个没有边界的、科技互联网lifesytle公司。”

来自:潮流家电网 发布日期:2018-1-23
15:46:53网友吐槽道:如今的家电买得起却修不起,往后不如买售后服务送产品!网友“修不起”说法背后是乱收费的家电售后服务行业。
年关将至,家电销售再次迎来了销售小高峰。以往的家电售价涨涨涨,安装是免费的。如今的家电产品售价逐月减低,同一台45寸的电视不到一周降了200元,安装收费却已是潜规则,40元到500元不等。
曾经过保修期的家电坏了,必然会维修后继使用,现如今反而要思量维修价格是否合适换个新的,只因为家电上门维修费用成本太高,除了家电配件费,还有维修工人的“上门费”等其他费用,所合计的维修成本让人望而却步!网友吐槽道:如今的家电买得起却修不起,往后不如买售后服务送产品!网友“修不起”说法背后是乱收费的家电售后服务行业。
售后服务涨涨涨!
元旦期间,潮流家电网的小编在苏宁易购买了一台夏普45寸电视,售价仅1999元。购买时,销售人员表示,明码标价的安装维修费用务必看清楚了。底座安装收费40元,挂装收费140元,自备挂装收费80元。上门安装时,师傅表示底座安装收费45元,当提出苏宁导购表示收费40元时,改口安装费用为40元。正当小编以为这是统一收费时,小编同样购买了夏普电视的同事表示,安装是免费的,但是要购买120元的数据线。同样的产品,安装收费标准各不相同。图片 1

距离乐视网复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有媒体表示,将在1月23日召开终止重组暨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后,乐视网没有继续停牌的理由,大概率于1月25日复牌。那么,经历了9个多月的停牌,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关系早已从最开始“一见如故”的亲切,到如今频繁“打脸”的尴尬。
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实际上,好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可能是塑料做的。
贾跃亭和孙宏斌,就是这样。从最开始的“一见如故”,到后来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乐视的“烂摊子”,再到孙宏斌对乐视进行大规模调整,实行“去贾跃亭化”,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频频“打脸”贾跃亭,两人的“塑料兄弟情”上演到极致。
36天拍板入股 发布会上“花式互夸”
去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宣布融创入股乐视。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
孙宏斌曾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贾跃亭:“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据了解,两人初次相见,原本是会谈乐视于三里屯一处地产的事情,那时的贾跃亭因为乐视运转的问题变卖房产。不过,令贾跃亭意外的是,孙宏斌的兴趣不仅仅在乐视的房地产上。初次的见面和了解,为以后两人的战略合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孙宏斌所言,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正因如此,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的买卖,双方也只用了36天就拍板了。
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自己去乐视上了一个月的班,乐视对他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高管想见谁见谁,这在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他们双方之间谈价格,也非常简单,孙宏斌表示“都是老贾定的”,自己没什么异议。
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和贾跃亭展开了“花式互夸”。贾跃亭称一直很仰慕孙宏斌,并表示孙宏斌“永不言败的精神也打动了乐视”。而孙宏斌则说“特别认同老贾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稀有的。”
在当时,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贾跃亭远赴美国 孙宏斌接下烂摊
然而,乐视的困境,并未因为孙宏斌的入场而得到缓解。事实上,在2017年的上半年,易到易主、资产冻结、堵门催债……无数负面齐刷刷向乐视扑来,而那个一手创办乐视这个互联网生态帝国的贾跃亭,也选择在此时离场。
去年7月6日,贾跃亭先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将“承担所有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表示,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钱款全部还上。然而,当天晚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实际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7月5日中午(加州时间7月4日晚上),贾跃亭就抵达美国。
而此时,乐视的所有烂摊子,都留给了孙宏斌。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糟糕?其实谁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乐视已经陷入困顿。
以去年7月17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为例。当时的股东大会,主要是为了表决修改公司章程、推进资产重组暨股票延期复牌、以及董事会改组外加补选孙宏斌、梁军、张昭等非独立董事。会议时间很短,只开了15分钟,参加人数也只有四五十人,但会场外面却异常混乱,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而在去年9月,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可以发现,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的孙宏斌,可以说已经心力交瘁。不过,在这个时候,孙宏斌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相当积极正面的。他表示,“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乐视董事会改组 贾与孙关系微妙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很多人都觉得孙宏斌是被贾跃亭彻底坑了,不过,孙宏斌也并非等闲之辈。在贾跃亭出走以后,孙宏斌先是正式当上乐视网董事长,之后便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施“去贾跃亭化”。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贾跃亭与孙宏斌的关系非常微妙。 为什么这么说?
贾跃亭于去年7月6日退出董事会,但当时乐视网并未提请新的董事长议案,只是说改组董事会,新加入孙宏斌、张昭和梁军。也就是说,只是把原来的董事会从五人增加至八人,而梁军和张昭,原本就是乐视系的,融创只有孙宏斌一个人进来了。
而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自己仍然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事实上,贾跃亭虽然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但其还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虽然不具有决策权,但还是有权干涉公司事务。
孙宏斌入主乐视 实施“去贾跃亭化”
不过,在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连发11份人事任命,乐视网班底遭遇大轮换。
8月17日,孙宏斌召开乐视网高管闭门会,制定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
9月27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美其名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
10月25日,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而委员会成员则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事实上,这也被视为乐视“去贾跃亭化”的重要一步。
12月5日,乐视致新正式更名新乐视智家,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随着乐视改革的深入,不少原本乐视的核心高管也纷纷离开。有媒体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乐视已有十余位核心高管离职。
比如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去年8月24日卸任一切职务,他是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位重要“老搭档”。
而去年10月27日,作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乐视网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纷纷递交辞职报告,辞去其在乐视网的职务。之后,乐视网副总经理吴亚州、刘弘(保留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监事吉晓庆、证券事务代表刘文娟等也陆续辞职。
那么,在这些乐视元老辞职之后,是谁接任了他们的位置呢?
据了解,在梁军离职一个半月后的12月15日,乐视网宣布,来自融创的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同时,她还是乐视网如今的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刘淑青在去年年初,融创中国入股乐视网时,只是天津嘉睿在乐视网的委派董事。而去年8月,刘淑青就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去年10月,新乐视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刘淑青被任命为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如今,她已经成为乐视新任CEO和法定代表人了。
而其他董事会成员,目前只剩乐视影业的张昭和刘弘两位乐视元老。而在高管名单中,刘淑青作为总经理掌舵,乐视人员金杰、谭殊、袁斌作为副总裁。
可以发现,截至目前,孙宏斌基本完成对乐视网的高管人事洗牌。
对于这样的洗牌,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诠释得很到位。他表示,乐视的旧部分为三派:一类是叫死忠派、一类跪舔派、一类骑墙派。孙宏斌第一步先把原来贾跃亭的死忠派都清洗出去了;第二步把跪舔派收留下来予以重任;第三步对于骑墙派的态度,就是到骑墙派发现自己不能够得到孙宏斌的重用以后也就离开了。
孙频繁打脸贾 双方剑拔弩张
如今,完成乐视人事洗牌的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剑拔弩张了。在今年1月以来,孙宏斌已经成为董事长的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打脸”贾跃亭,“塑料兄弟情”愈演愈烈。
比如1月2日,贾跃亭回应北京证监局通告,称其会尽责解决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沟通形成债务解决意向,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资金和以资产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不过,当天晚上,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解决方案。
另外,1月19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注意到有部分网络媒体报道了《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在文章中,甘薇表示,老贾个人还替公司担保了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但乐视网表示,在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仅为14.17亿元,再次“打脸”贾跃亭和甘薇。
事实上,除了“打脸”,孙宏斌与贾跃亭如今关系非常尴尬。据了解,目前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如今,乐视网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有限公司、Faraday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也就是说,如今,孙宏斌和乐视网也成为了讨债方,站在了贾跃亭的对立面。
未来关系如何? “塑料兄弟情”或将继续
目前,对于孙宏斌来讲,“去贾跃亭化”已经进入最后一步,那就是贾跃亭本人。贾跃亭目前仍然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权。
而更尴尬的是,贾跃亭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事实上,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1月19日,乐视网表示,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一事,因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另外,上市公司乐视网更名一事,也遭遇折戟。
刘兴亮表示,在之后,乐视在处理国内资产的过程中,贾跃亭和孙宏斌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拉锯的过程。两个人的情谊当然也是有的,但利益才是从头到尾的主角。
也就是说,贾跃亭和孙宏斌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或许还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