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集团(纽交所证券代码:BABA)股价在周三创出198.86美元的历史新高。按照当日收盘价计算,该公司也成为继腾讯之后,中国第二家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投资银行奥本海默(Oppenheimer)在周三发布的研报中赞扬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核心业务,以及打算把线上和线下购物结合在一起的“新零售”举措。奥本海默分析师贾森-赫夫斯坦(JasonHelfstein)在研报中指出,新零售“能够给阿里巴巴集团的零售业务带来大量的营收,提供追加销售的机遇。”
赫夫斯坦在研报中还对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快速成长的阿里云业务持乐观态度,认为阿里云业务目前的规模已同亚马逊旗下AWS在2014年的规模,或是微软Azure在2017年的规模相当。“阿里巴巴集团将借助数据驱动的人工智能、媒体整合、持续采用阿里云、以及更多的涉及实体店业务,通过改进个性化的电子商务,实现整体性的增长,”赫夫斯坦称。
在过去的12个月当中,阿里巴巴集团股价累计上涨了47%,表现强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25%的涨幅。该公司股价周三在纽交所常规交易中逆市上涨3.25美元,涨幅为1.69%,报收于195.53美元。阿里巴巴集团股价盘中一度上攻至198.86美元,创出历史新高。按照周三的收盘价计算,该公司市值约为5017亿美元。
去年年底,美国券商MKMPartners就预计阿里巴巴集团将比同行竞争对手早日实现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目标。MKMPartners分析师鲍勃-桑德森(RobSanderson)在当时发布的研报中称:“对我们而言,如果当下的牛市行情延续,未来1到3年将有多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在我们的研报看来,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腾讯和阿里巴巴是最具有竞争力的候选公司。”
该份研报还称:“任何一家公司都有理由在2020年之前实现市值过万亿美元,而苹果也有可能在2019年。我们认为,互联网公司突破这一障碍的时机最可能在2021年,而阿里巴巴虽然目前市值在这些公司中最低,但其或许在2020年具备最佳的冲击机遇。”
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也意味着阿里巴巴集团已成为仅次于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腾讯和Facebook的全球第七大市值公司。

“罚单”不断的高通,近来可谓厄运连连。
1月24日晚间消息,欧盟委员会宣布,已决定对高通公司罚款9.97亿欧元(约合12.29亿美元),这也是各国调查高通反垄断案以来的最高罚款记录,相当于高通公司2017年营业额的4.9%。
欧盟方面称,高通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通过向苹果公司付费的形式,换取苹果在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独家使用高通的芯片。与此同时,欧盟对高通公司的另一项反垄断调查还在进行中。该调查案件涉及高通是否以低于成本价销售部分型号芯片,以打压其竞争对手基频芯片商Icera,使其退出市场。
1月25日,高通在台湾遭遇的8亿美元罚单也有了新进展:高通将分60期,共五年时间缴纳罚款。此前,高通一直拖欠罚款,2018年1月22日已是该罚款缴交的最后期限。
“欧盟罚款绝不是孤立事件,很可能与苹果公司的推动有关。在此之前,苹果已对高通在全球范围内提起诉讼将近一年了,”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集成电路产业高级分析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技术研究部部长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去年开始,我们认为,整个手机产业进入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的利润也在下行,在此背景下,苹果公司不再愿意与供应商分享利润份额,首选的做法便是与高通对垒。”
祸起苹果?
两个美国科技巨头“行贿受贿”,欧盟却跳出来开了天价罚单——高通获欧盟罚单背后的关键先生,很难令人不联想到苹果。
在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调查之后,欧盟方面决议认为,高通在2011至2016年期间向苹果公司支付数十亿美元“返点”,以令后者的iPhone和iPad设备独家使用高通LTE基带芯片,从而帮助高通进一步巩固了市场地位。
所谓基带芯片组,能够使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连接到蜂窝网络,以便进行语音和数据传输,属于智能设备中的核心部件,LTE基带芯片组则符合4G长期演进的标准。
目前高通是全球最大的LTE基带芯片组供应商,根据基带与射频分析机构StrategyAnalytics的数据,2015年高通LTE基带芯片全球份额为65%,尽管2016年的数字下滑,但也占据52%的市场份额。
在高通与苹果的内部协议中,如果苹果向市场推出一款使用了高通对手的基带芯片组的产品,这笔“返点”款项将会停止支付。此外,如果苹果决定更换供应商,则需将已支付款项中的大部分退回给高通。
苹果公司则越来越对这样的规定丧失耐心。尽管在欧盟的调查中,苹果公司收受了高通排他性协议的“好处费”,但这家手机巨头在2017年展开对高通的全球诉讼,控诉后者采用“排外政策和过度的版权费”,使得过去几年间苹果公司多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苹果与高通的协议发生在2011年,当时苹果公司在技术上可选择的合作对象并不多,从这个角度来推断,这应当是双方均有意愿的协议,”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坦白说,高通过去在产品效果上是最好的,即便没有这笔资金,苹果也很大程度上会选择高通,只是最终通过资金的形式将事情固定下来。”
但如今,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却选择了分道扬镳。在朱晶看来,这与苹果公司身处的智能手机大环境相关。“整个手机产业正在经历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也承担了相当压力。过去高利润时代,它可以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共享红利,如今则需要在上游进行重新计划。”
一个佐证是,苹果公司正在加大基带芯片的自研力度。2017年底有媒体报道,iPhone将引入联发科基带,并加大对英特尔基带的采购力度,但也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给联发科的订单中,基带芯片是由苹果自主设计的,只是交付给联发科,以后者的名义生产。
麻烦缠身
此次欧盟罚单并非高通遭遇的首例。作为智能手机芯片巨头,近年来高通拥有一系列监管机关处罚的“历史”,可谓麻烦缠身。
2015年,我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罚处9.75亿美元。2016年底,高通在韩国被判违反公平竞争,收到反垄断监管部门8.53亿美元的罚单。仅三周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对高通提起了反垄断调查。2017年,台湾地区“公平交易委员会”则对高通开罚7.73亿美元,同样是因其垄断行为。
不过这一次,高通对欧盟的判罚反应极为强烈,称将立即向欧盟中级法院“综合法院”(GeneralCourt)提起上诉。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即便高通向欧盟中级法院甚至最高法院上诉,在法院最终判罚之前,该公司仍将必须支付巨额罚款且调整自己在此期间的行为。法院判罚过程或持续数年。
另一个麻烦是“博通105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阴影。而本次欧盟对高通的判罚,也将就此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北京时间1月25日凌晨,在欧盟罚单开出后,高通报收67.98美元,微跌0.53%。此外,有业内人士称,该判罚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苹果诉讼高通案的参考,接踵而来的罚款、诉讼,或将长期拖累高通股价。
高通的股价波动,将有望增加博通收购的胜算,而这背后仍然是重重利益。“博通如果收购高通成真,从全球手机产业链而言,最大的受益者又将是苹果公司。”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道。
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完成收购,博通计划在一段时间后关闭高通的专利授权业务,因为该业务导致高通与客户之间发生了太多的摩擦。然而,来自专利授权的利润为高通的研发创新活动提供了资金。
“如果将这项业务关闭,高通手机芯片创新能力跟不上,将极大影响OPPO、Vivo等极大依赖高通芯片的本土手机厂商的竞争力。”朱晶指出。

停牌将近一年,走下公募基金创业板第一重仓股神坛的乐视网(300104.SZ),终于迎来复牌。
1月24日,乐视网开盘即被逾650万手大单封于跌停价13.80元,封单金额高达91亿;全天成交金额3352万元,换手率为0.10%。1月25日,乐视网继续跌停,成交995万元,换手率为0.03%,直至收盘依然显示有近8.5亿股的巨量封单。
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共有34只公募基金持有乐视网,合计持股数量达到1.23亿股。参照当时的基金公司估值数据,这部分持股市值达到14.07亿元。相比于高峰期近200只基金重仓乐视,大部分基金经理已在2016年下半年及2017年第一季度陆续清仓式减持乐视网。
数据显示,公募基金中持有乐视网市值占基金净值2%以上的有20只,有5只基金对乐视网的持股市值超过1亿元,分别是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信息产业、富国创业板A、中邮核心竞争力和易方达创业板ETF,分别持有市值3.43亿元、3.33亿元、1.58亿元、1.23亿元和1.22亿元。
多家重仓乐视网的基金公司此前3次下调其估值,最低降至3.91元左右,与乐视网停牌前的股价相比,相当于连续13个跌停板。
“我们必须清仓。”1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他表示受到公司风控部门要求以及估值调整关系,其持有的数十万股乐视网被要求不计成本挂单卖出。
同时有清仓式减持需求的是持有乐视网的被动指数型基金,考虑到2017年12月18日乐视网被创业板指数剔除成分股,这些以创业板为跟踪标的的被动指数基金也将相应清仓在停盘前持有的乐视网股数。
公募基金们正在为自己编织的“罪与罚”埋单。 三大“公募粉”之变
公募基金中,不乏坚定看好乐视网的基金经理,而银华基金封树标、嘉实基金邵建以及中邮基金任泽松,则因持股数量多、公开发表看好乐视网言论等行为被业内认为公募基金之于乐视网的三大铁杆粉丝。
封树标,有20多年投资经历,是国内第一批新财富获奖分析师,在银华基金主要负责非公募业务管理,曾经管理180多亿元的保险、社保等资产,其中社保就有55亿元。上述专户资金中,有很大比例重仓乐视网。
但时至今日,封树标已经去职银华。经济观察报记者向银华基金内市场部人士求证,封树标在2017年11月底由于个人原因已离职。
2014年12月8日,乐视网通过“乐视网投资者关系”的微信平台,发布投资者见面交流会会议纪要称,12月1日,董事长兼总经理贾跃亭在北京某医院病房,与一些机构股东单位进行现场交流。除了银华基金封树标外,另一位被贾跃亭召见的便是嘉实基金邵建。
作为国内第一代基金经理,邵建市场知名度在封树标之上,他曾掌舵过嘉实旗下的五只基金,其中操盘时间最长的基金就是嘉实增长,长达11年零96天,累计回报高达7.6倍。从乐视网2014年三季报到2016年中报,8个季度中除了2015年三季报外,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一直位列机构持仓前十,其中2015年一季报时,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排到了第一。
而在乐视网最后一次增发中,嘉实基金亦积极参与其中。
2015年7月8日,邵健从嘉实增长的基金经理岗位上离任,现已调岗为首席投资官,不再具体管理基金产品。
乐视网三大公募“粉丝”中,封树标和邵建或已逐步退出公募“前线”战场,独留年轻的中邮基金任泽松坚守。2013年,这位80后新锐基金经理凭借中邮战略新兴产业80.38%的收益率夺得偏股基金年度冠军,从此任泽松“名满天下”,并被冠以新“公募一哥”称号。
Wind数据显示,中邮基金旗下共7只产品持有乐视网,总计持股4100.23万股,占流通股3.22%,也是公募业中持有乐视网最多的基金公司。
在中邮7只“踩雷”乐视网的产品中,有6只是由中邮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管理的,其中包括:中邮核心竞争力、中邮双动力、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尊享一年定期、中邮信息产业、中邮绝对收益策略。
但最新公布的2017年四季报显示,任泽松已经大幅转变投资风格,开始重仓包括格力电器、中兴通讯以及伊利股份等大盘蓝筹股,他是否会成为乐视网最后的公募坚守者也将打上大大的问号。
存套利可能?
刚刚过去的2017年,数十家公募基金公司曾先后三次对乐视网下调估值,除中邮基金将乐视网估值调整为3.92元外,其余基金公司皆下调至3.91元,以转增后乐视网停牌时的15.33元计算,乐视网估值仅剩25%,下跌近75%,约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乐视网出现13个跌停的可能性非常小。”一位券商研究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作为昔日创业板明星股,市场影响力不至于让其跌到3.91元,且实际控制人融创中国实力雄厚,有想象空间。
乐视网1月23日早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在回答投资者有关于是否会进一步增持乐视网并取得第一大股东地位时,融创中国表示尚未向公司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公司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所持股权变动,进行及时的如实披露。
这也意味着,一旦乐视网在3.91元之前打开跌停,且其处于正常交易的状态,之前计提13个跌停的基金就需要重新按照市价向上修正估值,不计算其他重仓股涨跌,上述基金的基金净值有可能大幅上涨。这也给部分套利资金提供了机会。
对于重仓乐视网损失惨重的基金经理而言,也许1月23日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一席话可以共勉:“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