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牌第六日,乐视网(300104.SZ)还是毫无县念地被钉死在跌停板,六天市值蒸发近290亿元,最新股价已滑落至8.15元,这意味着,贾跃亭的股权质押将随时爆仓。
2015年10月27日,贾跃亭进行了一笔神秘的巨额股权质押融资,其将所持有的限售股4.67亿股、流通股4000万股,共计5.07亿股,占其当时所持乐视网股份的64.81%,全部被质押给某金融机构。不同寻常的是,具体哪家机构并未披露,质权方类型仅显示为一般公司。按照当时乐视网的股价,贾跃亭依靠这笔5.07亿股的质押,融资套现近百亿元。
进行该笔质押时,乐视网的均价在50元左右,若质押率维持40%的水平,则当时质押价格除权后约在10元左右(按现有股本测算,下同)。第一财经此前获得资料显示,乐视网股权质押率并不高,大多处于24%~38%之间。而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预警线通常一般为160%,平仓线通常为140%,接近预警线资金方就会通知补充质押或追加保证金,若跌穿平仓线,将被终止交易要求赎回,无力赎回则将被强制平仓。
由此保守测算,贾跃亭的这笔5亿股的质押,平仓线就在8.05元左右,补仓线在9元左右。理论上而言,这家神秘机构已在向贾跃亭催促补仓。
中登公司最新数据显示,乐视网总股本39.89亿股,股权质押共计659笔,合计质押16.47亿股,质押比例41.30%。其中,贾跃亭持有的10.24亿股,10.20亿股被质押,质押比例达到99.53%。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以后,贾跃亭所持股份目前已全部遭到冻结。
由于贾跃亭持股几乎全部质押,且乐视网公告贾跃亭也并未有相应的补仓计划,若引发爆仓,股份就将被金额机构处置,乐视网也将再度面临改天换日。记者曾就此咨询上海一券商股权质押业务人士,对方表示,由于贾跃亭目前的股份均处于司法冻结之中,若贾跃亭无法追加保证金造成违约,券商也只能走司法程序,诉讼或推动股权拍卖,由此来与贾跃亭或乐视网谈判。
在此之前,乐视网已有两位股东刘弘、杨丽杰因股权质押被券商追债。
刘弘是贾跃亭的旧部,是创立乐视的老臣,他质押的乐视网股票在2017年7月下旬被法院司法冻结,方正证券要求提前购回,但刘弘夫妇未按约履行。为由此方正证券诉讼要求刘弘尽快偿还公司的融资本金1亿元及相应的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和质权的全部费用等全部债务。
同样,2016年6月,杨丽杰向方正证券质押480万乐视网股票,融资8000万元,该笔质押在2017年3月至7月进行了补充质押,后2017年11月,因乐视网此物状况恶化等原因,方正证券要求杨丽杰提前购回,但杨丽杰及其配偶均未履行。方正证券也向法院了强制执行,要求偿还全部债务。
乐视网的这场股权质押危机所涉金融机构众多,数十亿的风险敞口难以安置。第一财经根据乐视网公告梳理,2013年以来,贾跃亭共办理34笔股权质押,其中明确解押的仅15笔。尚无解押信息的19笔股权质押,涉及10家券商、1家信托公司、2家银行,以及上述不明身份的质权方。
对于贾跃亭的股权质押是否已经爆仓,又是否会累及乐视网,乐视网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如若贾跃亭真的爆仓,乐视网将会进行公告,但贾跃亭的5亿股到底质押给谁,仍未有答案,第一财经将持续关注报道。

乐视网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为16.52亿元。以此计算,乐视网第四季度单季亏损就达惊人的近百亿元,也就是乐视网在2017年四季度每天亏损超亿元。
乐视网连续五个跌停板之后尚未有开板的苗头,深陷其中的投资者昨晚又遭到一记重击。乐视网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全年预亏116亿元。
乐视网1月30日晚间公告,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至116.1亿元。而2016年,公司尚盈利5.55亿元。
对于具体亏损项目,乐视网解释,报告期内,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等影响,公司业务出现大幅下滑,经营性亏损约为37亿元。考虑关联方债务风险及可收回性等因素的影响,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此外,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乐视网三季报显示,乐视网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为16.52亿元。以此计算,乐视网第四季度单季亏损就达到了惊人的近百亿元,通俗来说,就是乐视网在2017年四季度每天亏损超亿元。
对此,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乐视网方面多位内部人士,对方都表示不予置评。不过,外界多认为,此举或是孙宏斌将乐视网此前多重利空一次“出清”。
在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网都未计提数额如此巨大的坏账准备与减值准备。这一次,乐视网一口气计提了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与35亿元的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两者相加达到79亿元,占到年度亏损的近七成。
相较而言,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对于计提减值准备则轻描淡写得多。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4亿元,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5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201.9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8030.7万元,贷款损失准备42.5万元。
到了乐视网2017年三季报中,乐视网前三季的资产减值损失也不过是2.6亿元。
为何会在四季度单季体积如此巨额的减值准备,在乐视网不久前提示的九大风险中曾有详细说明。
在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回收风险一项中,乐视网解释,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乐视网会突然计提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
乐视网当时对此的预判是,虽然公司正在对上述关联方欠款积极进行催收工作,但仍存在回收风险。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
至于计提35亿元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乐视网表示,是由于公司管理层出于谨慎性考虑,对无形资产中影视版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的减值风险进行识别及判断,经初步测算,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由于此前乐视网已终止收购乐视影业,而此前提上议事日程的收购乐视金融相关事项目前也是镜花水月,在没有资金支持之前,这两块业务早已“回天无力”,而乐视网持有的影视版权与金融资产多与之密切相关,所以在没有具体资金补血方案之前,对此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恐怕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在孙宏斌一举“出清”乐视网资金亏空之后,乐视网或就此再现一线生机也未可知。

乐视网连续五个跌停板之后尚未有开板的苗头,深陷其中的投资者昨晚又遭到一记重击。乐视网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全年预亏116亿元。
乐视网1月30日晚间公告,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至116.1亿元。而2016年,公司尚盈利5.55亿元。
对于具体亏损项目,乐视网解释,报告期内,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等影响,公司业务出现大幅下滑,经营性亏损约为37亿元。考虑关联方债务风险及可收回性等因素的影响,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此外,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乐视网三季报显示,乐视网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为16.52亿元。以此计算,乐视网第四季度单季亏损就达到了惊人的近百亿元,通俗来说,就是乐视网在2017年四季度每天亏损超亿元。
对此,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乐视网方面多位内部人士,对方都表示不予置评。不过,外界多认为,此举或是孙宏斌将乐视网此前多重利空一次“出清”。
在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网都未计提数额如此巨大的坏账准备与减值准备。这一次,乐视网一口气计提了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与35亿元的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两者相加达到79亿元,占到年度亏损的近七成。
相较而言,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对于计提减值准备则轻描淡写得多。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4亿元,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5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201.9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8030.7万元,贷款损失准备42.5万元。
到了乐视网2017年三季报中,乐视网前三季的资产减值损失也不过是2.6亿元。
为何会在四季度单季体积如此巨额的减值准备,在乐视网不久前提示的九大风险中曾有详细说明。
在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回收风险一项中,乐视网解释,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乐视网会突然计提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
乐视网当时对此的预判是,虽然公司正在对上述关联方欠款积极进行催收工作,但仍存在回收风险。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
至于计提35亿元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乐视网表示,是由于公司管理层出于谨慎性考虑,对无形资产中影视版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的减值风险进行识别及判断,经初步测算,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由于此前乐视网已终止收购乐视影业,而此前提上议事日程的收购乐视金融相关事项目前也是镜花水月,在没有资金支持之前,这两块业务早已“回天无力”,而乐视网持有的影视版权与金融资产多与之密切相关,所以在没有具体资金补血方案之前,对此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恐怕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在孙宏斌一举“出清”乐视网资金亏空之后,乐视网或就此再现一线生机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