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晚,苹果公布了2018年WWDC开发者大会的举办时间和地点。该活动将于美国时间6月4日至6月8日,在圣何塞的McEnery会议中心举行。
按照惯例,由于名额限制,苹果将使用彩票系统抽出WWDC的与会者。WWDC2018的门票价格为1599美元,想要获得抽签资格,开发者必须在太平洋时间2018年3月13日上午10:00点之前加入Apple开发者计划或成为Apple开发者企业计划的成员。

3月30日,华为发布了经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独立审计的2017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人民币6036亿元(按2017年期末汇率折算约合925亿美元),较2016年的5216亿元增长15.7%;净利润47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8.1%。
“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机会与挑战以更快的速度扑面而来。华为依托技术创新,使能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展望2018年,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和5G等新兴技术加速走向规模商用。我们不仅要把握技术创新与商业变革的趋势,更要关注客户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遇到的现实挑战,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实现商业成功,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年报发布会上说道。
2017年,华为旗下四大一级业务单位均呈现积极稳健的上升势头。其中,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创新解决方案挖掘现网潜能,抓住视频、IoT、云通信等机遇,实现销售收入2978亿元,同比增长2.5%。在企业业务领域,强化云计算、大数据、企业园区、数据中心、物联网等领域的创新,推动在各行业广泛应用,实现销售收入549亿元,同比增长35.1%。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华为与荣耀双品牌并驾齐驱,市场规模快速增长,华为智能手机全年发货1.53亿台,实现销售收入2372亿元,同比增长31.9%。在云业务领域,新成立CloudBU,上线14大类99个云服务及50多个解决方案,发布EI(EnterpriseIntelligence)企业智能,发展云服务伙伴超过2000家。
“2017年,华为经营结果健康,财务稳健。受益于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快速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以及通过持续管理变革提升效率,华为保持合理稳定的盈利水平,现金存量充裕,资本架构稳健,抗风险能力强。2018年,华为将持续稳健经营,为客户创造价值。”华为副董事长、集团CFO孟晚舟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在研发创新上依然保持压强式投入并有所加强,继2016年研发费用首次超过100亿美元之后,其2017年研发费用更是增至897亿元,同比增长17.4%;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940亿元。在华为,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8万名,占比公司总人数45%。在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中,华为以103.63亿欧元排名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2017年,华为更新了自己的愿景,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而面向全联接的智能世界,华为把自己定位为中间的这个桥梁,也是连通万物的“黑土地”。通过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一块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黑土地”,让各个伙伴的内容、应用、云在上面生长,形成共同的力量面向的客户,即个人、家庭和组织。图片 1

3月29日,PingWest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从接近魅族的消息人士处获悉,魅族将会迎来新一轮规模超1000人的大裁员,官方最快将于下周宣布裁员消息。
除了高级副总裁黄质潘领导的CS供应链中心外,其他事业部均在此次裁员范围之内,其中现如今李楠负责的魅蓝事业部自然也将受到波及。
这已经不是魅族第一次大规模裁员了。它首次因裁员引发外界关注是在2016年,当时5%的裁员比例还属正常的人员结构调整,魅族同期甚至高调喊出了“裁员将常态化”的口号。
2017年,魅族的第二次裁员就已达到千人规模,彼时官方对外的解释同样是优化人员结构,但比例提高到了10%,裁员人数同样超过1000人,“为上市节约成本。”魅族员工最多时,一度超过4300人。
一年过去,上市名单中还没有出现魅族的身影,新一轮的裁员却如期启动。我们得到的消息显示,魅族现有员工3800名左右,此次裁员计划逾1000人,意味着超过1/4的员工将会被裁掉。
目前在魅族内部已经诸多裁员迹象显露。此前为节约人力成本,魅族取消了市场部等类似部门的加班打卡制度,如今又开始严格考核考勤,要求以组为单位拍集体照给部门领导作为考勤记录。内部有传闻,迟到的话,被裁员可能拿不到补偿。
作为国产手机厂商中最早涉足智能手机业务的品牌,魅族从品牌还是产品端有诸多特立独行的举动。而它近年来一直想努力摆脱掉小而美的标签。但走了不少弯路,魅族魅蓝双品牌战略摇摆不定,内部架构调整频繁。
在这一过程中,黄章时不时高调复出却又无实际作用,在众多全面屏手机面前,他倾心打造、为今年魅族15周年而设计的魅族15手机都毫无竞争力,工信部的认证照片一经曝光,社交媒体上一片唏嘘。
此次裁员更多是魅族为此前一连串重大失误买单。2017年,全行业都在追全面屏之际,它逆势豪赌前后双屏旗舰PRO7,以惨败收尾,库存一度高达数十万台。
而去年黄章粗暴地将魅族魅蓝拆分,引入前华为终端CMO、原TCL手机中国区总裁杨柘取代李楠,后者被调任魅蓝事业部总裁,又导致了人员拉帮结派内耗严重。
更严重的是,年度旗舰产品糟糕的市场表现直接拖累了魅族的销售渠道,它不得不关闭2000家专卖店中的500余家。
风波之后聚焦到产品,反倒是魅蓝撑起了魅族的门面,无论是近期的魅蓝E3,还是魅蓝S6以及更早的魅蓝Note6,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然而,魅族上下正在黄章和杨柘的主导下,开始了新一轮办公室整修,把篆书印章风格、“惟精惟一”之类的佛系slogan挂在了总部大楼墙体和公司前台大厅。